首页 > 中考动态 > 正文

 
熊丙奇:地方政府不应为超级中学推波助澜
 
更新时间:2015/1/22 13:38:54      新闻来源:中国青年报

  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近期,由昆明市呈贡区政府与云南长水教育集团

联合举办的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,这标志着有“超级中学”之称的

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,正式进驻云南。这所学校明年将开始招生,首年招生规模2000

人。衡水中学有关负责人说,衡中累积多年的教育教学管理理念、办学指导思想都会

在云南落地。

  有舆论批评超级中学的扩张,笔者认为,问题不在于这类学校身上,超级中学想

进一步拓展,推广自己的“成功做法”,在当前的升学评价体系中,无可厚非,只要

其行为符合法律规范;问题也不在当地家长[微博]对超级中学的欢迎上。主要的问题

,出在地方政府对发展教育的急功近利的战略和态度上。

  据报道,类似衡水中学这样的超级中学开办连锁“分号”,已成为一种趋势。对

此,舆论的意见呈现两极分化,一极是,这会进一步加剧教育资源不均,各地的教育

资源都汇聚在超级中学,或者超级中学的“分号”中,假以时日,全国各地基础教育

皆是超级中学的天下;另一极则是,这是优质教育资源的辐射,超级中学开的分号越

多,越有利于优质教育资源均衡,就如各地义务教育阶段举办名校教育集团一样。

  笔者无意对此进行分析,而是想指出一个问题:难道超级中学代表的就是优质教

育资源,和先进的教育理念吗?前述的“争议”,是以超级中学就代表优质教育资源

作为前提来讨论的。各地政府部门欢迎超级中学入驻办“分号”,也是基于这一认识

。诚然,从表面上看,超级中学就是优质教育资源的代名词,但从实质上分析,超级

中学更是高升学率的象征,地方政府和家长对超级中学感兴趣,高升学率,尤其是名

校率是最大的诱因。

  因此,超级中学在引进优质教育资源的旗号下快速推进连锁办学,会带来两个问

题,一是地方政府毫不掩饰对高升学率的追逐,并把高升学率学校作为最优秀的学校

(而这种简单的以升学率来评价一所学校办学的做法,已被国家教育部门否定),二是

随着超级中学“优质教育资源”的辐射,基础教育阶段的学校会被带动加入追求升学

率的竞争,也就是说,随着这种“优质资源”的辐射,当地的应试教育会达到一个新

的层次。

  究竟什么是优质教育?究竟是为追究升学率,让当地的应试竞争加剧,还是真给

学生提供优质、均衡的高中教育?这是地方政府在引进超级中学办学时,必须有的清

醒的认识。

  从媒体报道看,超级中学能快速开办“分号”,多与地方政府部门的“积极态度

”有关。不少地方政府期待超级中学的进入,是看重超级中学在“规模化”经营、管

理学生、提高升学率方面的突出成绩,这把地方政府对升学率的追逐暴露无遗,而地

方政府的这种政绩导向,是应该防止的。

  另外,地方政府引进超级中学办学的模式,还掺杂各种利益因素,通常,超级中

学的分店会拿出一部分作为公费学位招生,而其他的学位,就会面对社会以高价招生

  事实上,各地出现的超级中学,就是地方政府追求教育政绩的结果。一些地方政

府认为,给少数中学特殊的政策,将其打造为有上万人规模,占据全省北大、清华[

微博]招生名额一半以上甚至更多的超级中学,能显示当地的教育政绩,将当地变为

“教育高地”。这种畸形的对升学率的追求,不但不会让当地的教育更优质(学校教

育将主要围绕知识教育进行高强度的灌输训练,除此之外的生活教育、生命教育、公

民教育都比较欠缺),而且会让学校陷入恶性的升学率竞争中。

  毋庸置疑,在当前的教育评价体系中,升学率似乎还是“王道”,不管舆论怎么

质疑超级中学的办学价值导向,还是有家长会对其趋之若鹜,而家长的追捧也会给超

级中学办学以及扩张的底气。但是,政府作为教育战略、教育政策的制订者,应该引

导学校办学理念和社会教育观、人才观的转变。对于地方政府来说,举办公共基础教

育,主要责任在于保障普及、公益、均衡,而不是办一两所升学率独占鳌头的学校。

  地方政府不应该关注功利的升学率,而应该关注学校办学是否符合法律法规,是

否关注学生个体的人格、身心发展,因为对升学率的关注,只是对少数成功者的关注

,而教育的本质,是让每个受教育者生活更美好。

  熊丙奇[微博] 《 中国青年报 》( 2015年01月22日   02 版)


最新文章列表